梦里花荒唐!意大利政客借疫情宣称中国人“吃

020-3834-3749还款服务电话:(020-38343749)人工客服电话:业务办理、app还款失败、允许线下还款、投诉、查询、认证、账户激活、投诉、信用评价等相关业务。自官方网站业务处理:结清、、不自动扣款信用评价等相关业务。注:亲,您的满意,是对我们慷慨的奖励和支持。信誉第一欢迎您的来电!。客户100%满意, 只要您拨打公司,本公司将时间竭诚服务!真诚欢迎您的光临!季节在变----我们的服务不变!不求利润多少,但求服务好!!春夏秋冬?竭诚为您服务!
注:全国免费统一客服热线-联系以下客服办理业务!


新京报讯(记者 李一凡 吴荣奎)今日(3月3日),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梅仲明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殉职,享年57岁。梅仲明去世后,其任职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给予他极高评价,“从医30余年,对工作认真负责,对患者耐心细致,也为学科建设发展,作出了重要贡献。”


今日下午,梅仲明的高中同学告诉新京报记者,他在高中“待人和善,勤奋好学”,还是当时学校的高考状元。对于他的离去,多名同学表示“难以接受”。他们想等疫情结束后,再为梅仲明补开个追悼会。


据武汉市中心医院公告,梅仲明是该院第三名因感染新冠肺炎去世的医生。此前,该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及甲状腺乳腺外科医生江学庆,均因感染新冠肺炎不幸去世。


武汉中心医院官网显示,梅仲明为眼科副主任,曾荣获武汉市政府“光明特使”称号。? 截图


今日12时许,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副主任、主任医师梅仲明去世的消息被以一种悼念的方式,在网络上流传。微博医疗大V@丁香园发文称,“武汉中心医院眼科梅仲明主任刚刚因新冠肺炎感染去世。”


下午,新京报记者从武汉市中心医院确认了这一消息。该院提供的一份讣告显示,梅仲明在抗击新冠肺炎的“战疫”中染病,最终因抢救无效倒下了。


在武汉市中心医院官网眼科“医疗团队”的介绍中,梅仲明的职位是眼科副主任、主任医师教授、医学硕士。他还是湖北省眼科学会委员、武汉市眼科学会委员、湖北省医师协会白内障学组委员。


1986年7月,24岁的梅仲明,从中山医科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毕业后,一直在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工作。他是武汉地区数得上来的、做白内障手术最好的几个人之一。


梅仲明擅长白内障、青光眼、近视等疾病诊断、治疗,是湖北省防盲专家小组成员,有着数千例白内障超声乳化吸出术及人工晶体植入术经验。


此外,他还是“香港健康快车”白内障复明手术武汉站的主要手术者之一,曾荣获武汉市政府“光明特使”称号。


因为白内障患者多是上了岁数的老年人,梅仲明被认为是给老人送去光明的人,因此他在同事、同学的称呼里,又多了个绰号,“老年妇女的梦中情人”。


除了在医院接诊,梅仲明每周还在固定时间,去给武汉新洲贫困农村的人义诊看眼睛。这种常年的坚持,让同事们觉得梅仲明是个能坚持并且有耐心的人。


在梅仲明走后,多名微博认证为同一医院的医护人员发帖,对于这名老同事的突然离去,表达了“惋惜”之情。


一名仍在一线抗疫的医护人员回忆,自己曾因眼部疾病,在去年11月,与梅仲明有过一次交集。当时他因踢足球,导致右眼“视网膜震荡颞侧视野受损”,是梅仲明带领了7名眼科医生护士,对他进行了接力诊断治疗。


梅仲明大学时代的同班同学李琳(化名)在2月8日的日记中,清晰地记录了梅仲明发病的经过。那一天,她给日记取的标题是:《生命接力》。


那天醒来,梅仲明告诉大家,他在1月13日开始发热至37.5℃,15日开始用抗生素、抗病毒、球蛋白、甲松龙等治疗,病灶扩大了,体温超过38℃,直到26日才退烧。


他原以为热退了就会好了,没想到最终还是在ICU上了胃管和面罩呼吸,稍微动一下,氧饱和度就会降下来,憋气难受。如此情况也无法做CT等检查,治疗仿佛没有了方向。


早在1月5日,梅仲明就曾提醒老同学们要注意防护。他的高中同学张刚(化名)记得,当时疫情还没有被广泛报道,也没有引起大家关注。那天,他们还聊到了华南海鲜市场,“他还提醒我们注意防护,结果自己倒中招了。”


张刚回忆,1月13日到18日,梅仲明还在微信群里回同学的信息,内容无非是让大家注意安全。


同学们对他可能染病,在那时就有所察觉,但大家“装着不知道”。张刚说,怕他心里有负担,“我们一直装着不晓得。”


李琳还记得,梅仲明曾在同学群与朋友圈期待着,樱花盛开时节,全班同学能在武汉重逢畅饮。但令她没想到的是,他可能是唯一的缺席者。


梅仲明生于1962年11月29日,是个地地道道的武汉人。在高中同学的印象里,他有着武汉人鲜明的性格特质:仗义、直爽,不断蹦出的充满聪慧的想法。


张刚对于梅仲明的去世,感到“非常突然”。记忆里,梅仲明还是那个念旧、讲义气、不摆架子的哥们儿。


张刚与梅仲明一直有联系。他们常在一起吃饭、一起运动,每个礼拜,两人都要聚上一两次。在朋友们的眼里,梅仲明是个有运动细胞的人,最擅长的是羽毛球,因此身体看起来特别好,“精神抖擞的”。


袁牧(化名)是梅仲明的高中同学。在他印象里,梅仲明非常正直,不仅“心肠特别好”,还对病人“很有耐心”。对于老同学的离去,袁牧同样有些无法接受。


今日下午,从媒体上获知老同学去世的消息后,袁牧带着哭腔告诉新京报记者,现在不只是他,很多同学心里“都非常不舒服”。


李琳说,现在还有同学记得梅仲明曾用沙哑的嗓子,唱着邓丽君的甜歌,“真想再听一次。”李琳回忆,梅仲明曾写过一首言情诗,《不要抛弃我》,那是以第一人称来歌颂真挚爱情的诗歌。当时梅仲明交给李琳刊登在黑板报上,因为担心别人笑话,他又想撤回。李琳对他说,“言之有物挺好的,宣扬真爱就不该被爱抛弃。”


上一篇
随便花苏宁易购3月5日开售飞天茅台,线上预约人
下一篇
有米贷药学教授评价李跃华苯酚疗法:绝不能拿
  • 版权声明: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本站观点,2020-03-05发表于 互联网栏目。
  • 转载请注明: 梦里花荒唐!意大利政客借疫情宣称中国人“吃 +复制链接